小白不菜:二维码犹如给维纳斯穿棉坎肩

时间:2020-01-13 16:45:00 分享到:

  

  今天去参加了一年一度的GMIC。咋么说呢,几大感觉令我不得不吐槽一下。

  第一,到会第一印象,二维码就像个摆设。

  大会在开始前就发给我了一个二维码,结果呢,到现场了却还需要排很长很长的队去换纸质的通行证胸牌。换胸牌之前需要扫二维码确认身份,然后通过打印机现场打印胸牌,此后就靠胸牌穿梭在会场了。

  我很纳闷,问那些负责换胸牌的志愿者,为啥不直接扫二维码就好了?(就跟北京首都机场有个自助的入口,刷一下二维码门就开了,不是很好吗?)

  那位志愿者说了,可能您还要出来,不就得靠胸牌了么?保安就只能认识胸牌!!

  很让人无语吧?

  早上那换胸牌的场面可谓有点壮观,反正栏杆已经圈到了很远。

  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干脆让保安刷二维码确认身份不就行了?出来后再进去就再刷一次二维码不就行了?这样还很容易统计哪个论坛最受参会者关注,大家平均在会上逛了多久,很多大数据不就能通过二维码来统计么?

  结果志愿者没回答上来,表示无语。

  好吧,杨姐无比郁闷,跟另外一个记者一交流,结果那位美女也觉得,这简直就是回到了原始签到状态。要是这样,干嘛还让我存二维码图片那么麻烦?干脆邮件发我一串参会密码不就得了?

  唉,这么在业界“新潮”的一个大会,这么现代化的二维码,结果就只用来打印纸质胸牌了——像不像相声里说的——给维纳斯穿了个棉坎肩?

  这说明,主办方基本上骨子里还不是移动互联网的基因啊。

  第二,规格下降。本次来的一级大佬——BTA中的,都木有。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等都木有来。说实在的,来这样的大会,我们希望听到的是大佬级别的真知灼见,分享他们对未来的预测。去年来的马化腾今年也木有来了,腾讯甚至没有派出总办的其他人物出席。

  第三,二层几乎都是游戏公司的天下,如果您还想去CJ,我觉得吧,其实不用去了。

  第四,一个明显的、具有很大能量的搅局者——UC已经此次十分活跃。

  UC是否会比360对百度的威胁更大呢?

  咱们来看看艾瑞在2013年发布的报告(虽然我也知道艾瑞的数据都是可以“定制”的,但是实在是没有其他数据可以引用了,大家就看个大概比例吧,相对来说,或许距离真实的情况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以前UC是用的百度的搜索服务,如果UC悄悄滴换成自己的搜索……用户估计是不会察觉的,即便知道了也可能觉得无所谓。

  俞永福说的数据是,2014年第一季度,神马搜索在整个中国的用户渗透率已经超过了20%,因为UC的浏览器在整个中国的市场份额超过了50%。

  但是我们不能就此认为百度目前就遭受了重大打击,因为百度还有14个过亿的APP,坦白的说,每个APP其实也都是有百度搜索在里面嵌入的。

  所以,今年打仗的关键领域是啥?

  1、地图:高德和百度的争斗将在腾讯的进入下显得进入过去时,新的领域是腾讯路宝的思路:手机APP+盒子。腾讯说要给汽车穿上可穿戴设备……(此节按下不表,请看明日细细分说。今天下午开始俺已经头痛了,估计是那个大会的会场里空气实在太差了。)

  2、视频:视频已经没啥可打的了。优酷傍上阿里之后,大局已定,现在唯一的变数,就是马化腾和张朝阳同学是不是会把搜狐视频和腾讯视频整蛊到一块……

  3、搜索。

  4、电商。当然了,今年还有一个出来拉仇恨的就是支付宝,我相信支付宝未来将更加向端上倾斜……

  在会上采访了一天,实在比较累,今天暂且写到这里。更多观点请继续关注。

版权所有:上海新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