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海峰:优酷、阿里联姻背后的商业逻辑

时间:2020-01-13 16:44:56 分享到:

  

  视频行业的竞争格局,从未稳定过。从最初的视频网站乱战,到巨(Sheng)头(Zhe)间频繁并购,再到今天阿里巴巴与优酷土豆结合。似乎随便一个变化,都会改变这个行业的竞争格局,这是一种竞争力脆弱的表现。

  脆弱的竞争力的背后,映射的是这个行业的硬伤,即视频网站的用户粘性不足。换句话说,用户对视频网站的依赖性,恐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大部分用户一般是追着内容走,即优质的内容在哪,用户就在哪,这是一个从渠(流)道(量)竞争转向内容竞争的演变逻辑。

  优酷的无奈与尴尬

  日前,优酷土豆与阿里巴巴宣布建立战略投资与合作伙伴关系。阿里巴巴和云锋基金以12.2亿美元购得优酷土豆A股普通股721,120,860股,阿里巴巴持股比例为16.5%,云锋基金持股比例为2%。此外,阿里巴巴将委派其 CEO 陆兆禧加入优酷土豆董事会。

  在峰哥看来,选择阿里更像是优酷的一种无奈之举。要知道此刻的优酷并不缺钱,甚至账面上还有数亿美金的现金储备。可惜的是,这数亿美金根本发挥不了它的价值,相反这笔现金对于一家上市企业而言,更像是一种累赘(很多时候现金储备过多也会引起投资者的质疑,质疑你资金储备为什么那么多,是不是发展停滞等)。

  至于优酷土豆现在真正所需,峰哥猜测应该还是优质内容与内容分发渠道。特别在视频网站纷纷布局硬件(盒子、电视等)市场的今天,后者显得更为迫切。而这些正是阿里最近在布局的领域,在内容方面,阿里此前刚刚投资了内容制作方文化中国;在内容分发渠道上面,阿里很早就推出了天猫盒子,并在近日入股了有IPTV牌照的华数传媒。

  不仅如此,优酷土豆还遭遇着一种有钱无处花的尴尬。一方面:受政策因素影响,海外剧的播放尺度正在收紧。以《破产姐妹》这样的美剧为例,如果按文化部相关规定,恐怕每集可以播放的内容也就只有2分钟,这极大损害了用户的观看体验。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电视台开始“触网"(通常为门户与APP),触网的同时,他们选择了不再将内容分销至视频网站。其中央视已经宣布,今年将不再分销世界杯版权,改由自己旗下的网站与APP独家播放。随即,湖南卫视也发布公告称“未来湖南卫视自制的内容,将不再向视频网站分销,以打造自己的互联网视频平台”。

  与阿里联姻后的娱乐帝国

  其实在阿里与优酷土豆接触的同期,腾讯也曾与优酷土豆有过接触,但是优酷土豆最终还是选择了阿里。估值给的高不说(按阿里与优酷的交易金额,其给优酷的估值近66亿美金,比当时优酷的市值整整高了16亿),还可以实现战略互补。

  一方面依托新浪微博商业化的经验,阿里的入局可以最大程度提升优酷的变现能力;另一方面阿里还可以为优酷提供优质的内容与内容分发渠道,以及整个文化产业链中的任意环节,如艺人、制作团队、发行渠道等。

  而对于马云而言,其真正要做的是连接娱乐与交易,打造网上的好莱坞。从早年马云个人投资华谊,到去年阿里布局电视盒子,再到今年4月投资文化中国、入股华数,最后再到现在投资优酷,这一切连贯起来更像一盘蓄谋已久的“棋”,剑指整个文化产业链。现在看来,阿里已经打通了整个文化产业链。从艺人经纪的华谊,到内容制作的文化中国,再到内容分发的天猫盒子、优酷、华数。

  即使这些布局中有很多部分相互重合,甚至是冲突的,但是这并不影响马云布局文娱产业的决心。因为对于马云而言,布局文娱产业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多的还是为了弥补自己入口不足的致命伤。同时,按媒体即入口,入口即交易的阿里商业思维来看,未来在这些文化产业中植入交易,则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结语

  优酷土豆寻内容(优质视频内容、广告客户),阿里寻渠道(内容分发渠道、广告分发渠道,甚至是优质内容,在这点上优酷与阿里是相互、协同的),这恐怕就是优酷土豆与阿里联姻最好的诠释。更多观点请继续关注。

版权所有:上海新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