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科技:错失内容布局契机,优酷已到黄昏?

时间:2019-10-09 09:08:38 分享到:

  

  最近这几天视频网站风波不断,两位视频网站的高层先后宣布离职,一位是优酷副总裁、优酷出品负责人卢梵溪,另一位是爱奇艺首席内容官马东。虽然此前有些媒体将卢梵溪和马东的离职相提并论,但实质上两者的离开,对优酷和爱奇艺来说完全不同。

  版权综艺和自制内容

  当前视频行业,差异化的精品内容依然是改写行业格局的关键。绝大多数用户跟着内容走。依靠重金购买版权内容、大力发展自制内容,爱奇艺、腾讯视频已经开始与优酷平起平坐甚至超越。

  在版权综艺上,爱奇艺、腾讯甚至乐视都在重金购进现象级综艺;自制内容上,近两年也呈现出大制作、专业性的趋势。一年多来爱奇艺、腾讯视频,甚至搜狐视频等都有成功案例,形成了现象级综艺与自制内容的规模性发展。而只有优酷在版权购买上原地踏步,在自制领域尚有《老男孩》、《万万没想到》、《晓说》这样的网络自制经典。所以说在内容布局上,优酷出品团队是优酷在行业唯一可以拿的出手的招牌。

  但在今年6月,优酷出品团队已集体出走:优土副总裁卢梵溪、制作《晓说》的金牌制作人李黎相继离开优酷土豆,自立门户创立影视公司。这意味着优酷在行业内仅有的一点优势被彻底瓦解。因此,虽然同是内容高管离职,但实质上卢梵溪的离开对于优酷而言,颇有“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意味。

  精英路线和草根路线

  除了优酷对内容团队的依赖性太强之外,更关键是两位高管在母公司贡献不同。卢梵溪创建了优酷出品团队,优酷所依赖的是这个团队近六年来的网络自制经验、人脉和渠道;马东创建的是系统:专业性、可复制,糅合电视制作经验和互联网化改革的新型网络自制体系。

  这和两家公司的历史有关:优酷靠UGC的草根模式起家,PGC(专业自制内容)也由优秀的草根导演升级而来(万合天宜也是同样路线),风格也一直保持着低成本、无明星、纯互联网的省钱模式。而爱奇艺由版权内容起家,与专业影视机构、电视台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自制团队也多是来自电视台的年轻人,领军者也是马东这样有着丰富电视制作经验的前电视人。

  两种模式的优劣很难评断,但两个人的离开对两家公司的意义则不同:优酷失去自制的根基,这样的团队很难再次复制,专业化转型没有根基,失败的几率很大;爱奇艺则依然在不断引入同类型的电视人才,马东尚未离开,原央视经济频道副总监郑蔚、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陈伟相继加盟,并且很快推出了各自制作的节目;而马东离开所留出的首席内容官职位,也已经有了确定的继任人选——这就是可复制的自制体系,只需要确定的有着专业背景的人选,就能顺利磨合,继续运转。

  相比之下,草根模式内容的成功,更依赖口碑,无论《侣行》还是《万万没想到》,也都是品牌贡献高于流量收入贡献,优酷、万合天宜都尚未能复制这两者的成功。精英模式则正好相反,《盗墓笔记》恶评如潮,但上线不到一个月流量已经17亿,相比之下,《侣行》三季到今天也不到3亿,《万万没想到》最火爆的第一季,三年的总流量也不到9亿。但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爱奇艺可以再买一个《盗墓笔记》这样的超级IP,再请几个李易峰、唐嫣这样的明星,依然能推火一部自制剧,而且随着操作经验的丰富,质量和口碑高于盗墓,越来越精良也是情理之中。

  不敢试错的根源是不敢花钱

  优酷的草根模式省钱,爱奇艺的精英模式很费钱,在《奇葩说》之前,谁也不敢说爱奇艺这样的投入是值得的,但爱奇艺的优势在于,敢于尝试,信心来自背后的百度,非上市公司的身份也提供了便利,不用因为失败的内容投资背负资本的压力——这些就是优酷失去主动性的根本原因。

  上市公司的身份,财报年报的压力,让优酷在新内容、新业务的探索上不敢冒险投入,诸多掣肘。优酷土豆代表了第一代视频网站,而爱奇艺、腾讯视频则是视频2.0。区别在于第一代草根出身,融资不易;爱奇艺们则有着强大的靠山,充裕的现金流。这个区别不仅仅是躺在公司账面上的数字,更决定了企业的运营风格——尤其在视频这样持续烧钱,不舍得烧就掉队的行业。刚卖肾得到30万现金的年轻人,和刚领到工资月薪2万的白领,谁会经常去西单购物?就是这个道理。更多广告观点请继续关注广告门户网。

版权所有:上海新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转载请注明出处